分分28-推荐

                                                          来源:分分28-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04 11:40:27

                                                          二、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未经权利人许可演唱歌曲的行为,是侵犯表演权还是其他权利?

                                                          被告反驳的理由虽存在可能性,但均非一般合理情况下的通常状态,在此种情况下,应由被告就上述反常的使用行为进行举证。

                                                          一、其他平台取证的直播视频,载有“斗鱼”水印,是否能推知直播行为产生于斗鱼直播间?

                                                          第二,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凡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进行直播的主播,均需与被告签订《斗鱼直播协议》,约定被告享有主播在其平台直播期间产生的所有成果的知识产权等相关权益,或按照修改后的版本,享有排他性的授权许可。可见,被告就主播的直播行为获取了针对内容的直接经济利益,应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

                                                          就是否属于直接侵权,法院认为,生成直播视频、推送视频流至服务器,并予以实时公开传播的行为主体是主播,也即,主播是涉案直播行为的直接实施者,被告仅为网络直播技术服务提供者。目前尚无证据表明被告参与了涉案直播的策划与安排,或在涉案直播过程中,对主播的时间安排、内容选取等直播行为进行了特殊干预。因此,此种情况下,被告并不构成对权利人著作权的直接侵犯。

                                                          被告斗鱼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赔偿原告麒麟童公司经济损失37400元和律师费支出12000元;驳回原告麒麟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中,考虑到直播行为的具体性质,不同于一般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往往具有随意性和瞬时性,权利人难以预见,亦难以瞬间捕捉并保存相关证据。

                                                          对此,法院认为,虽以网络技术实质呈现效果来决定权利类型的方式,能更好地顺应网络时代下新兴传播技术不断革新的发展趋势,不至于使得法律因技术的迭代而产生滞后性,但我国现有著作权法律体系已包含了对具体传播技术的考量,例如,对“幻灯片”“放映机”“有线”“无线”等各种技术手段和传播渠道均进行了具体的规定。在此种情况下,如果推翻现有立法体系,仅以实质呈现效果而不以传播途径进行考量,对表演权的解释作出例外的划归,将导致著作权中并列的多项权利类型发生重叠,造成体系的混乱。

                                                          近日,潜逃12年的犯罪嫌疑人杨某被陕西米脂警方抓获,“2008·7·14”杀人案成功告破。2008年7月14日6时许,米脂县城一宾馆内发生命案。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现场勘查得知,女性死者40岁,身份为县城某宾馆老板娘,被锐器捅伤致死,死亡时间为当日凌晨,现场无搏斗痕迹,受害人随身佩戴的首饰以及宾馆吧台数千元现金原封未动。经专案组研判,该案疑似强奸杀人案。

                                                          “云剑2020”命案积案专项行动开展以来,米脂县公安局党委成立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对现有命案积案进行再梳理、再研判,在寻求省、市技术部门技术支持的同时,专案组民警辗转多地展开新一轮侦查行动。